當前位置: 首頁 > 政策解讀 > 媒體解讀
解讀:探索破解基層信訪難題的“海門樣本”
來源:海門市 發布時間:2018-11-22 字體:[ 大 中 小 ]
索引號:
分類:
發布機構: 海門市
文號:
成文日期:
發布日期:
有效性:
名稱: 解讀:探索破解基層信訪難題的“海門樣本”

    近日,來自山東菏澤的信訪系統幹部正在海門市人民來訪接待中心,開展爲期一周的現場學習培訓。據了解,這是今年海門市信訪局接待的第四批前來“取經”的地、縣市級信訪幹部。進門右手邊是接待窗口,老百姓的訴求在這裏反映,也可以通過這裏安排相關海門市領導接待。海門市市委、市政府在踐行新時代“楓橋經驗”的過程中,正逐步探索出破解基層信訪難題的“海門樣本”。

  分級分責,

  就地化解群衆“訴求”

  “以前經常會出現信訪件轉批或交辦給責任單位後,對方履職不到位、推诿扯皮等現象,導致群衆合理合法訴求得不到解決。現在這種情況基本沒有了。”海門市委辦副主任、市信訪局局長朱文蔚如此說道。

  海門市實施“1+1”市領導接訪制度,即參加接訪時一名市領導必配備一名法律顧問(專業律師,由政府購買服務)共同接訪。一方面由法律顧問提出法律建議,爲依法化解疑難信訪問題提供法律依據;另一方面爲信訪群衆提供法律咨詢,爲困難信訪戶提供免費法律服務,將應當通過訴訟途徑解決的信訪問題,導入司法途徑,最大程度地維護信訪群衆的合法權益。

  海門市四套班子領導每天輪流到信訪局參加接訪群衆活動,親自接待來訪群衆,當面聽取信訪訴求,召集會辦疑難信訪,包案化解信訪問題。海門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堅持每月至少一次親自接待群衆,牽頭化解一批信訪問題。

  安排組工幹部每周一、三、五輪流到海門市信訪大廳挂職鍛煉,參加一線接訪,直接與信訪群衆面對面接觸、心與心交流、點對點解惑。安排入職前副科職幹部、預備黨員等到信訪局挂職鍛煉,直接聽取群衆反映問題,錘煉服務群衆、服務基層的本領。

  步入新時代,最基層的政權組織——區鎮(改制前爲鄉鎮),被賦予新內涵,是美麗鄉村創建的基本載體,是鄉村治理的關鍵環節。海門市率先在省內創建區鎮黨委書記作爲主要負責人的區鎮信訪聯席會議制度“1+N”模式,積極探索信訪工作向基層延伸的有效途徑。以“1”鎮黨委書記牽頭,向街道、村居派出“N”監督力量,發揮區鎮聯席會議牽頭職能,確保信訪工作無盲區、無死角。區鎮信訪聯席會議實行不定期例會制度,由黨委書記召集,所在轄區村支書、職能部門參會,研究信訪工作中存在的問題、難點,分析引發信訪的原因、根源,制定解決問題的措施、方法,依托信訪工作聯席會議平台,確保信訪積案得到有力化解和重點信訪人有效穩控。區鎮領導通過開門接訪、帶案下訪、群衆約訪等形式,實現市鎮兩級領導接訪下訪無縫對接和全覆蓋。“這邊是我們今年以來的市領導公開接訪台賬,這邊是區鎮領導每日接訪台賬,每個領導接訪事項單獨裝訂成冊,一目了然。”信訪局副局長周凱一邊介紹,一邊向我們展示整整齊齊的台賬檔案。

  余東鎮黨委書記陳愛濤和信訪戶真心交朋友的故事,在當地成爲一段佳話。

  “余東某夫婦反映鄰居妨礙其建散水坡,導致其家出水困難,給生産生活帶來諸多不便。該糾紛發生要追溯到2007年,由于承包地的多次調整、糾紛雙方房屋均未按批複建造,多年來鄰居間因界址問題摩擦不斷,其間報過警、上過庭,加上少溝通、好面子、重風俗等因素,雙方分歧越來越大,矛盾不可調和地存在著。”陳愛濤說。

  面對這個棘手的、不只判明非黑即白就能圓滿的鄰裏糾紛。陳愛濤多次親自驅車深入一線,到現場查看實際情況、走訪鄰居;多次組織專題會辦,分析問題症結,尋求突破口子;他多次與村幹部交換意見,爲這對年邁夫婦爭取應有的權益。就這樣,一個10多年的信訪問題逐步出現了轉機。終于,在他的努力下老夫婦家的散水坡建成,信訪人露出滿意的笑容。

  “像陳愛濤書記這樣的紮根在一線的領導幹部很普遍。海門市加強信訪隊伍建設,樹立心系群衆、熱愛群衆、服務群衆的良好形象,並將信訪接待平台延伸至區鎮至村居,形成環環緊扣、步步加力的信訪工作網絡。”海門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毛炜峰說。

  分級分責,就地化解群衆“訴求”,構成了基層信訪矛盾化解的“海門模式”,成爲堅持和發展“楓橋經驗”的地方實踐。

  傳導壓力,

  “夯實”信訪問責體系

  “之前區鎮雖然也設有信訪室,但說實話有些形同虛設,信息互通不順暢,也沒人願意擔事,相互推诿,出現老辦法沒用、新辦法沒人用、蠻辦法不肯用、軟辦法不頂用的情況,信訪問題往往小事拖大,大的拖炸。”海門市制定實施“1+7+15+31”監督機制,層層傳導壓力,強化職責,把日常責任制度做細、做深、做實,即“一天一通報”“一周一督查”“半月一彙報”“一月通報”,提升接訪工作能力,全面推動信訪不偏航;建立“Ⅲ級督查通報制度”,即分別由海門市信訪聯席辦、市紀委、市委大督查辦開展信訪事項督查,強力推動信訪問題的處理。

  信訪局副局長周凱的微信裏有個“海門接訪工作群”,目前共有區鎮、有關部門領導組成的31個成員。在每天的接訪記錄後面,附有當天的接訪現場照片,並在下班前對當天信訪工作進行“一天一通報”。另據了解,年初信訪局抽調2名工作人員,成立初信初訪化解辦公室,專門負責推進初信初訪“1+7+15+31”督查督辦,建立起一個看得見夠得著的標准,推動信訪問責走向縱深,促使信訪責任落到實處,樹立失責必問、問責必嚴的導向,以問責傳導壓力。今年以來已對多個單位多人次進行專題通報批評。

  據介紹,海門市還專門出台了初信初訪化解工作考核機制。初信初訪事件,本是常見群衆活動,按信訪條例規定可在兩個月期限內辦理,但該制度明確凡發生初信初訪區鎮必須安排領導接訪並于7日內反饋效果,由初信初訪辦公室負責全程跟蹤督查。這一機制的建立,彌補了在初信初訪因重視不夠導致的重複訪、越級訪的産生,切實將矛盾糾紛化解在初始和萌芽狀態,力爭不形成新的積案,規範初信初訪事項受理、辦理、答複、轉送等流程,確保信訪程序“零瑕疵”。2017年,在國家信訪局召開的全國來訪接待工作會議上,海門市實行的“群衆依法逐級走訪權益保障卡”制度,壓實首接首辦責任,提高初訪化解率等舉措得到了全國性的推廣。今年,上訪人次明顯下降,與去年同比分別下降3.5%和6.9%。

  暢通渠道,

  尋找問題解決“捷徑”

  近日,海門市人大常委會印發了《全市人大代表參與信訪矛盾化解工作實施方案(試行)》的通知,海門市人大代表助力化解疑難信訪案件,這是海門市發揮第三方參與信訪接待和矛盾化解工作的新突破口。人大代表們有著良好的群衆基礎,在群衆中威信較高,其參與信訪工作往往能發揮另辟蹊徑的奇效。

  “在‘陽光信訪公開評議’制度中,引入‘2+1’,即邀請‘兩代表一委員’(即人大代表、黨代表、政協委員)共同參與信訪陽光公開評議活動,參與廣大社區幹部、社工、人民調解員、律師等組成的百名陽光評議員工作組,參與信訪接待和矛盾化解,對老百姓反映強烈、爭議較大、帶有普遍指導意義的重大信訪事項,進行公平、公開、公正評議,並現場投票表決,給信訪人和黨委政府提出合理意見和建議,有力推動疑難信訪積案化解,營造良好穩定的社會環境。”海門市信訪局督查專員姜樂說道。

  兩年來,海門市信訪局還設立“談心室”,建立“8+3+3”工作小組,即8個小組,每組3件疑難信訪積案,各組均有律師、心理專家以及群衆工作者3人組成,開展結對幫扶和談心疏導活動,點面結合發揮志願者隊伍的作用,並不定期地開展回訪活動,力求與信訪人“交友交心”,幫助其營造理性、陽光、樂觀、健康的心態,促使了一些老訪戶轉變觀念、息訴罷訪。

  充分調動社會力量參與信訪問題化解,深化“老舅媽”“張建偉志願者工作室”等第三方工作室服務品牌,設立民間調處組織,挑選社區、村裏德高望重、處事公道的“五老”充實到調解組織,“五老”調解員就是村裏面的老黨員、老幹部、老教師、老勞模、老軍人,用他們的“鄉土方言”去做老百姓的工作,確保基層信訪維穩工作高效運行。位于三廠工業園區的“老舅媽工作室”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信訪基層一線的維穩工作,一頭連著群衆,一頭連著黨,每天與不同的人打交道,這裏是信訪工作的起點,我們也希望是每個案子的終點。”朱文蔚說。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